至高指令

类型:热搜剧地区:塔吉克斯坦发布:2021-02-26

至高指令 剧情介绍

至高指令严寒逼切,至高指令身变折裂,如红莲华。当年楚柔和楚荒青梅竹马,可萧隼却横刀夺爱,最终成了楚柔的丈夫,说楚荒为情痴狂的也不少。

但那些当了海盗的部族,手段确实比职业亡命徒还过分。传说中,至高指令红莲是地狱的名字,八寒地狱的最终处,终极的阴寒之地。楚荒随和的笑笑:“没事没事,这个都是细节,如果有部族需要,可以再之后留下来,我们会和兰马尔公国的政府人员做好沟通。

接下来就是真的一些真的繁琐事务,这些自由军队的文书和大易安排来的图们港的管理人员负责。在图们港带了几天,终于到了回去的时间,图们港新开辟的空艇场上,一艘带着血龙标志的大型空艇已经在这里等待。红莲浮屠,至高指令强行凝聚阴暗源能——在人间制造地狱!

这是菲尼克斯用他的六道术法开发出的最可怕的一招,至高指令用及大量纯净的最水晶为载体,构筑巨型阵法和阴属性源能的吸收装置。这艘空艇和达西斯的空中堡垒完全不同,它通体如一条大鱼,撑红黑两色,呈略扁平的水滴状,表面棱角分明,前部两侧有只巨大的扇状动力桨,这是大易空艇机动性优越的原因。

整艘空艇的顶部和下腹两侧,三排巨大的剑尖伸展在外,上面绘满繁复的符文。所有的人都被这样突如其来的环境变化刺激的一个激灵,至高指令但无一例外,至高指令所有人都是负面的影响,只有一个人,他无比的舒适,无比的欢愉,甚至感到了兴奋。这是七十二把巨型机械飞剑,每一把都有十数米长,而且宽厚异常,每把都附加着各种奇异能力,这些飞剑构成了大易空艇最强大的空中火力网。

布莱克,至高指令他的名字在古代语中就是黑的意思,他从小对暗属性源能的亲和度高的离谱!有人说他是黑暗之神的血脉,身上流淌着暗影神族的血。空艇最前端,一把宽就接近十余米的主飞剑展现狰狞。

没有发射这枚飞剑的时候,它是空艇最锋利的撞角,一旦发射,它可以精确命中数百公里外的任何目标,并将之摧毁。他觉得不是,至高指令他只是觉得——暗影是自己的伙伴,他应该是暗属性源能的血脉。

魏德的遗体被缓缓地抬了起来,刁英、时羽、萧雨歇、黎动,一人抓着担架的一角,就这么缓缓地将魏德的遗体抬上了空艇。暗属性源能,至高指令西陆叫做暗影斗气,东陆叫做阴炁,当源能的真相被展现在人们眼前后,它被称作暗属性源能。悬梯旁,站着两排血龙军的军士,当担架走过,他们齐声高喊:“血未尽,血龙不死!

血未尽,血龙不死!这是血龙十二卫,一百二十万人,共同的军号!染血的巨龙用它的身体化成高墙,将战火与灾厄挡在墙外。世上从来没有太平盛世,只是有人拼却了性命!”骷髅团的老大淡淡地开口了,说的很平静,但是很坚决。

它依旧是源能,至高指令只是阴暗无比。遗体被安置在一个特殊的房间中,而这里却早已放上了另外两具尸体,他们是在护送一群大易侨民的途中,被匪徒偷袭而死,但他们护送的平民却活了下来。将魏德的遗体放下,萧雨歇在旁边站了良久,直到楚荒来到他的身旁。

“想什么呢?”楚荒开口问道。萧鵟这个时候依旧平静,至高指令他换了一个姿势坐着,至高指令淡淡地说道:“海盗难以剿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大部分海盗,都和普通渔民混在一起,平时是渔民,拿起武器就是海盗。“想魏德为什么会这么做。想我母亲说过的话。

剿灭起来,至高指令难免投鼠忌器,又怕做的太过了,会闹的不可收拾。”萧雨歇轻声回答。

楚荒叹了口气,问道:“你母亲跟你说了什么?但这事儿说来也好解决,至高指令”说到这,至高指令萧鵟的眼睛一抬起来,那双深邃儒雅的眼睛突然真的变得和鵟鸟一般,“岛没了,渔民就没了,渔民没了,海盗就没了。萧雨歇沉默良久,随后问了一句话,“你知道当年我的母亲,为什么选了我父亲而不是你吗?楚荒没有回答。萧雨歇继续说道:“母亲告诉我,你是那种把国放在家之前的人,在你心里,她永远只能在第二位,就好像当年的两狼山城,你一定是毫不犹豫的攻击原来的目标,而不是宁可跳入陷阱,也要救我和母亲吧?

楚荒没有说话,这么多年,他不去想这个问题。这句话,至高指令听着可能像笑话,岛是说没就没的吗?但听在那些海盗的耳朵中却是胆颤。

如果当年是他,他会去救吗?他不愿意去想!良久楚荒终于开口了:“魏德是血龙十二卫,我也是,你父亲也是。大易能用数年的时间,至高指令在东陆南方海域凭空升起几座岛屿,至高指令甚至在圣罗反应过来以前,岛上连要塞都修完了,那些岛已经成了一艘艘用不沉没的战舰,一点点的将南方几个小国挤压出南方海域,将被侵占的海疆一点点夺了回来,他们可以造的出来岛,抹去还是问题吗?

我们做出的都是一个大易血龙十二卫的军人会做出的选择。仅此而已!”然后,他看着萧雨歇问出了一个问题:“你呢?你会怎么选?

萧雨歇转过身去,呵呵一笑:“我吗?两个都不选,我选转道去木塔拉。“我们将是大易的朋友,你们给出的条件,我们无法拒绝。谁用我的妻儿威胁我,我就把他的妻儿也挂在城墙上,他一天不放我的妻儿,我就把他的妻儿挂一天,直到挂成人干。楚荒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前的十年,萧雨歇一定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问题,他想了十年破局之法,也想了十年报仇之计,说他阴狠野蛮也罢,还是说他仇恨满心也好。

楚荒一声苦笑:“是挺多的。他说不得,那是杀父杀母之仇!他劝不得,劝一个人放下那样的仇恨是遭雷劈的事儿。”骷髅团的老大淡淡地开口了,说的很平静,但是很坚决。

欲言又止了很久,终于南方部族联盟的大长老还是在内心挣扎着说道:“我们也没有意见,但有一条,兰马尔对于我们的承认必须有书面协议。他也骂不得,楚荒自己又何尝不想这样做。楚荒能说什么呢,他只能提醒萧雨歇一句:“那你要小心,他们现在一个是栗末的护国将军,一个是栗末的女武神。萧雨歇听完,笑了笑,感激的看了一眼。

他没有告诉楚荒,他的仇人何止那两个人,他的仇人是整个栗末!”他说着瞪了一眼对面的骷髅团团长,继续说道,“我们本是兰马尔的部族,只是迫于生计和压迫才干的这些事,前些年兰马尔把我们和那些职业的亡命徒相提并论,甚至整支整支部族的通缉,这个必须解决一下。

”很显然,他说的某些职业的亡命徒就是对面的那些人。脚步声响起,萧鵟慢慢地走了进来,看了眼房间里凝重的气氛,说道:“你们在聊什么?

尤其是那个女人,不容易对付,李䶮和留白,跟她来来回回交了七八次手,没占到过什么便宜。骷髅团的老大没说话,那个英俊的年轻男子却说道:“贱人就是矫情,论做的事儿,你们比我们还凶残,现在倒还为了个名分......”他说的倒也完全是事实,目前那些部族,很多早就完全海盗化,还有些只是收成不好的时候去捞一票,还有些被其他大部族裹挟才劫掠的商船,更有少数,根本没主动招惹过商。楚荒没来得及开口,萧雨歇却抢先说道:“放心吧,大伯,他没有说什么我不该听的话。

萧鵟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哪有什么不该听的?萧雨歇却淡然的一笑:“无非是些什么,萧隼死后,楚荒和您会是最大的受益人这类的谣言。

至高指令我猜,这些年,这些声音不少吧?当年萧隼峥嵘初露,萧鵟却醉心于学问,籍籍无名,萧隼身死,萧鵟却如彗星崛起,说是萧鵟因为嫉妒暗算萧隼的人不少。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至高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