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家人之名

类型:爱看剧地区:巴拿马发布:2021-03-03

以家人之名 剧情介绍

以家人之名“大易人,怎么也是你们能动的了?“那是他们,我们没有。

这是这个国家的自由!周围的半兽人,更是又惊又怒,开始有些人脸上是惊恐和担忧,有些人确是愤怒,慢慢地一阵嘈杂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变得惊恐起来。日复一日,他和那些“正义之师”在城市的废墟间打游击,一个又一个,直到最后,只剩下了阿尔方索自己。

他孤独的站在一栋废墟的楼顶,看着同样已经成为废墟的城市,那里没有家了。身上的伤又开始痛了,这是之前在三里外被一个年轻的反对军士兵捅伤的,他很幸运,最后的三个伙伴都死了,敌人也留下了对方五具尸体。老麦瑞克顿时觉得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了,他可以坚定的拿下眼前这几个人,不代表他这些战士不会担忧自己的家人,不会害怕大易的报复,不会恐惧以后的命运。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急切的喊叫:“族长族长不好了!现在他把他们都留在额那里,用碎石勉强掩盖了起来。

捅伤他的人,致死都在喊着“为了自由”。门边的一个半兽人战士一把拉住那个冲进来的半兽人,对它呼和道:“你做什么?不是说了,不准靠近这里吗?呵呵,自由?

那个冲进来的半兽人显然也顾不得害怕了,惊慌失措地开口:“我们,我们好多人,中午吃过饭就开始出现了呕吐,腹痛的症状。从西陆人踏上这片土地开始,这里就没有自由了,他们是那些文明人的产品倾销地,是那些文明人的原料供应地,他们是那些文明人的奴隶。

因为他们落后,因为他们造不出来西陆人那样的武器。有几个人已经爬不起来了,现在整个部落都快乱做一团了。

自由很简单——蛮陆的一切,蛮陆人自己说了算!老麦瑞克还是更稳重些,指着菲尼克斯他们,问那个半兽人问道:“和他们一起来的那几个女人呢?远处尘土扬起,阿尔方索知道那是敌人的大部队来了,他们今天下午遭遇的只是敌人的斥候,斥候来了,大部队还会远吗?

也许他是这片废墟里最后的一个人,一个人一座孤城。他拿起了武器,不是为了胜利,他只是想告诉别人,蛮陆依旧还有反抗的火种,他会死,但是火种不会熄灭——直到那些殖民者离开这片大陆。几天后,阿尔方索把儿子交给了自己的妻子,让他去找自己的父亲,他拿上了一把源能枪,找到了那个国家的政府军的残部,他说想加入他们。

那个半兽人完全手足无措,更不清楚什么女人,只能摇了摇头。晚霞中,他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好像他长得特别高大。阿尔方索的妻子找到了卡伦乌斯,只是这个时候那个孩子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一路上没有食物,没有水,孩子终于病了,后来停止了呼吸,后来身体彻底冰凉。

那个女人一直再求卡伦乌斯,求他救救孩子,她告诉他,这是他的孙子。没有贫富差距了,因为所有人都吃不饱了!他知道这是他的孙子,这个小孩和小时候的阿尔方索那么的相像,他还带着自己给阿尔方索的护身符。卡伦乌斯知道自己没办法救活一个死人,但他想救眼前的女子,但眼前的女子始终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孩子已经死去的事实,她已经疯了。

没有冤屈了,因为每天都有人在枉死!第三天清晨的时候,女人抱着孩子的尸体,也停止了呼吸。

女人甚至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他只是告诉卡伦乌斯,孩子的名字也叫做“卡伦乌斯”——自由。寡头还在,只是从一个人换成了一批人!卡伦乌斯找到摩根商团的人,他想去一趟那个战火中的小国,去找自己的儿子,哪怕只是把儿子的尸体带回来,但商团的人告诉他,最近商团在那里没有生意。他说他可以自己去,商团的人只是告诉他,他没有那个权力擅自放下工作,他没得选,做不了自己的主。卡伦乌斯觉得,那一天,他也死了。

他开始怀疑,什么是自由?罪恶还在,就只剩下罪恶了!

儿子在逃出摩根商团的那一天告诉他:“人的自由就是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没有旁人指手画脚;国家的自由就是没有异族欺凌,人民可以选择如何发展建设自己的国家。......阿尔方索看了看四周的废墟,水凉了,他把儿子抱出来。

酒店的宴会厅中,卡伦乌斯继续再质问:“回答我!我们蛮陆人是天生的奴隶吗?”所有的人都被他震悍住了,没人回答,没人敢回答。但有一个人却在这时开口了,黎动用同样大声的咆哮回答道:“没有!人为了不做奴隶,可以向神明发起进攻,任何人都绝不是奴隶!

“哼,说的轻巧,这世上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自由?”一个嘲讽的声音却出现,歌莉娅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不过都是奴隶,金钱的奴隶也好,权利的奴隶也罢。这里没有自由!人总要为了些什么而活,那便是执念,执念有了人就不会自由,哪怕是那些号称自由斗士的人,他们又何尝不是被他们对自由的执念所奴役?这和那些被强者所奴役的人,有什么区别?“有!金钱也好,权利也罢,自由也行。

他以前不懂,但他现在有些懂了。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那是他们自己选的!这就不是奴隶!奴隶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别人把持,什么都只会听别人的。几天后,阿尔方索把儿子交给了自己的妻子,让他去找自己的父亲,他拿上了一把源能枪,找到了那个国家的政府军的残部,他说想加入他们。

政府军的领头人很奇怪,他告诉阿尔方索,他们已经江河日下,那个统治者死了,他们这些人也快了,每天都有逃兵,却只有他一个人还愿意加入他们。”黎动大手一挥,义正言辞的说道。“那按你这么说,父母为孩子铺好成长的道路,让孩子听自己的话。黎动却似乎被激怒了,大声咆哮起来:“难道不是吗?孩子的道路难道不该让孩子自己选择?父母怎么一定能肯定自己选的路孩子一定能走?一定想走?父母应该教孩子的是做人的道理,不是帮他们规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这辈子该怎么活!把什么都给孩子安排好,让孩子照着去做的父母,那就是一坨屎!那就是被权利欲冲昏了头脑的混蛋!

“我靠你哪来那么大怨念?”菲尼克斯跳着脚问道,站在他旁边被吓了一跳。阿尔方索说:“他有权选择加入谁。

这是他的自由!即使国家真的被独裁,那也轮不到那些别国的人来指摘。黎动确实更加不甘地说道:“废话!你小时候又没被自己老爹逼着学‘梨亭雪’!你能脑补一下我熊掌一样的糙手让一把长剑在自己手里连转五六圈吗?我练祖传的剑法跟狗熊绣花一样!我都觉得我老爹是不是想玩死我?

难道孩子是奴隶?”歌莉娅却似乎执着了起来。即使统治者真的残暴,那也轮不到那些自诩文明的人来指手画脚。菲尼克斯侧着头看了一眼那擀面杖似的五根手指,上面还有厚厚的一层老茧,锤人——这手没问题,细活儿真的......想想都能笑死。

就算排除黎动头铁的要死,生理条件也很成问题。但菲尼克斯是真的笑不出来,这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以家人之名卡伦乌斯似乎被黎动和歌莉娅的争论惊醒了,他呆愣愣了一下,随后便老泪纵横,说道:“我终于明白阿尔方索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逃离自己的命运,我们的人生没得选,蛮陆的命运没得选!整个蛮陆的命运都在你们这些文明人手中!他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赶走摩根商团,赶走“文明人”,野蛮也好,落后也罢,这是蛮陆人自己的选择!碍着你们文明人什么事了?蛮陆的一切,蛮陆人自己做主!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以家人之名